广州共享单车乱扔乱放现象严重 政府企业市民应

文章分类:广州助手动态 发布时间:2017-03-07 原文作者:助手集团 阅读( )

一辆共享单车被故意挂在树上

  一辆共享单车被故意挂在树上 记者 何伟杰 摄  

  金羊网讯 薛江华 制图\陈健怡15日,位于红专厂五号的“广州文化观察室”再次热闹起来。新年首次开谈,“广州文化观察室”这次讨论的话题是“网约车及共享单车如何规范管理”。省政协委员孟浩、广东省政府参事王则楚、广州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彭澎、律师朱永平等诸多“民间智库”成员做客观察室,城内的主要媒体都纷纷前来“围观”。

  彭澎是这场座谈的主持人,对于网约车和共享单车,他率先抛出了诸多话题:共享单车应该停在哪里?12岁以下儿童不能单独使用共享单车,那是否高龄老人也不能使用?共享单车平台是否应该增加管理成本,把乱停放管起来?共享单车的停放是否属于“占道经营”?……

  共享经济需要共享道德支撑?

  共享单车被恶意破坏的现象屡见不鲜。与会的一位记者表示,他昨天就亲眼目睹一群小学生把共享单车的锁拆掉,然后再将车骑走。还有一个与会的媒体记者爆料,称自己的同事正打算使用一辆共享单车时发现车座上竟然被倒插了一根缝纫针……

  对于这些恶现状,王则楚认为,共享经济要有共享道德来支撑。他说,如果没有这个道德基础,那就只能依靠政府来加强管理。但对于谁来承担管理责任,参加论坛的“民间智库”们却持不同意见。

  不少与会的“民间智库”都认为,政府如果管得不好,可能会把新生事物给管死了。

  知名网友厦门浪说,其实国内的互联网产品都能在国外找到对标,但有些产品在国外运用得好好的,在国内却可能“水土不服”。一出问题,就去找政府,可是政府如果一管,又可能出现新的问题,“不应该是出了问题才来管,政府应该要预见、预期管理,防患未然。”

  押金延时退还 会否隐含风险?

  孟浩委员注意到的是共享单车背后的押金“资金池”。他说,共享单车收取的押金从99到299元不等,如果万一这个共享单车平台出了问题,这笔押金如何追溯,如何监管?孟浩认为,资金有流动价值,不能任由共享单车平台使用和滞留。“既然租金能实时收取,为何押金不能实时退还?”他说,如果押金实时退还问题能解决,共享单车疯狂增长的问题就能解决。

  “这是利用百姓的资本做自己的买卖!”王则楚算了笔账,假设一辆单车有四五个人注册使用,那他们所支付的押金都过千元,广州市面上有近17万辆共享单车,这背后的资金数目是惊人的。

  共享平台怎样 履行管理责任?

  王则楚说,如果共享平台利用了这笔资金,那它就要承担起更多的管理责任。比如,要管理好乱停放的现象,就要雇人在某些集中的场所管理这些共享单车,或者利用大数据对这些车辆进行市区内的合理流动调配等等。

  广东大同律师事务所朱永平律师提出了一个问题,就是共享单车是不是属于占道经营?他也认为要加大这些公司的责任,除了人力管理成本之外,还要对一些符合条件的场所进行改造以用来停车。此外,他还建议管理部门等对共享单车平台实行“计划生育”,比如控制在5家以内。

  老人儿童骑行 安全如何保障?

  对于现在备受关注的12岁以下儿童不能单独使用共享单车上路的问题,大家都比较认可。王则楚认为,12岁以下的孩子没有完全行为能力,所以不应该骑车上路。但如果从安全角度考虑,他认为也应该规范高龄老人不能骑自行车上路,但对于多少岁为界,大家也不能达成一致的意见。

  如果在骑共享单车的时候受了伤,责任在谁?一位与会的人士表示,她在使用一辆共享单车后才发现,原来刹车是坏的,如果受伤,谁来承担责任?对此,朱永平表示,这个责任完全由共享单车平台来承担。他说,从使用者打开车锁开始,就和运营平台建立合同关系,平台就要保证提供的产品是合格的,如果质量有问题,导致使用者人身受损,平台要承担责任。

  最后,大家达成一个共识:道路资源的配置上来说,路权是平等的,不能把自行车道让位给小汽车,但公共交通才是城市交通的主体,要大力发展,同时建设慢行系统。

原文来自:助手科技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