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创业创新 需要先锋媒体的资源整合平台

文章分类:广州助手动态 发布时间:2017-03-08 原文作者:助手集团 阅读( )

广州创业三道坎:抢人、强人和媒体

近日看到一篇文章特别喜欢,把广州创业和创新的边缘化归结为“极端的实用主义”,这非常准确。

作者总结了互联网革命中的广州历史:

如果说互联网革命浪潮可以分上下半场的话,在上半场,广州享尽了互联网的红利,以互联网世界里被公认的三种商业模式(广告、电商、游戏)为例,在互联网兴盛发展的初期,广州在电信运营商的带动下,一批提供CP和ISP业务的小企业就兴盛起来,也赚得了互联网的第一桶金。

然而,由于这种业务涉及到太多的早期市场,以及更多“背后”操作的元素,一方面是某种暗地里的扣费和补贴等非阳光下的操作手法,灰色地带的收入模式一般都见不得光,另外一方面,很多业务的获取都是各种台下关系交易的存在,使得这第一桶金在某种程度上也具有一定的“投机”或者“原罪”,也注定了这种收入更多接近“地下”的状态。

这也导致了收入了这样的第一桶金后,更多的获益者选择放弃本行,去其它行业跨界,曾经具备的广告行业大平台自然生长的先决条件被打破和破坏。

与此同时,一些电信主导建设的热线或者区域门户,或者围绕在电信周边的一些互联网企业,在当时也发展起来,诸如21CN,广州视窗,163网易等,这些企业代表了中国互联网最为早期的企业,风光无限。但是,21CN等作为电信的嫡系出身,不愁吃穿,虽然拥有了诸如邮箱业务、视频业务等多项业务的全国领先的得天独厚的优势,却未曾被最大限度发现其价值,也导致了最终无法实现突破性的增长。

而网易,本应该是广州互联网企业的典型代表,在两方面失去了其代表性,和旗帜效应。

一方面,从业务层面,其核心业务来自于游戏,虽然能够最大限度的增加现金流,在最初的互联网竞争生态体系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却因为其业务本身生态的完整性,以及纵深性发展比较强,也注定了这一业务只能在其一定的时空范围内产生其影响,对于社会大众来说,除了满足基本的需求之外,无法带动整个市场环境和互联网创业环境的改良,留下的只是一批优秀的互联网游戏从业者,最终各自另立门户,几乎都做了游戏这一行,从页游到手游,从单款游戏到游戏平台,各种产业纵深都在广州落地较深。

这种落地一方面赢得了丰厚的经济回报,却未曾在整个社会层面,带动整个区域互联网创业氛围的兴盛,贡献有限,除了贡献了一批互联网游戏技术人才之外,这些项目的行业积累无法被大规模的应用到其它领域。

另外一方面,互联网门户时代,发迹广州的网易的出走,也从另外一个层面表明了这种互联网生态环境的缺失。

在互联网兴盛的早期,更多的广州本土创业者,选择了特殊的关系,借助互联网发展红利,选择了运营商主导下的CP等业务模式,赚得了第一桶金,却因为其操作的特殊性,其这一桶金无法在第一时间内见得光,也因为早期国企主导的互联网企业不愁吃穿,缺乏必要的斗志,也导致了无法出现一个基础的标杆性的互联网平台。

更为可贵的是,道哥除了指出问题,还提出了解决办法的建议:

商业生态的升级,意味着广州本土精神中所坚持的简单的商业模式逻辑面临着革新升级的客观需求,曾经释放每一个个体的自主性,实现每一个个体价值的独立实现变得困难很多,当下的商业生态要求的时商业模式实现过程中的打群架,而非单打独斗 。

秉承极端实用主义价值观的广州人,坚持大家各自赚钱互不干涉的自由原则的广州人,在享受了互联网第一阶段发展红利的广州本土经济体,需要进行必要的升级,从社会个体单打独斗的状态中醒悟过来,实现单打独斗和战略层面的宏观布局相结合的全新商业生态模式的升级,在这样的过程中,需要的是诸多的改变。

首先,需要的是思维模式的变化,从原来的简单商业模式,向生态化商业模式的认知模式转变。

其次,需要更多的生态体系,能够协同曾经单打独斗的经济个体,实现合伙制在内的诸多系统化商业模式的升级,简而言之就是需要抱团,这种抱团是需要打破曾经广州人各自做生意,互不相欠的自由发展模式。

最后,在生态模式的实践过程中,需要政府改变过往完全放开社会力量自由发展,政府只提供基础的服务,不做过多干涉的自由开放思维,转而通过更多的生态化的宏观布局,协调不同经济体之间的生态协同,为曾经民间单打独斗的商业模式的转变升级,协同发展提供指引性的帮助。

原文来自:助手科技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