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线两个月,微信小程序给那些用身体支持它的人带来了什么?

文章分类:广州助手动态 发布时间:2017-03-09 原文作者:助手集团 阅读( )

刚过了尝鲜期就被唱衰,究竟是小程序的尴尬还是围观群众的尴尬?

1 月 9 日,微信小程序上线。从上线之初的刷爆朋友圈到被尝鲜用户打入冷宫,从一夜之间小程序微信讨论群暴增到群活跃度明显下降,似乎创意不是很多,也没找到盈利方式,成为了大家对小程序的普遍感受。                     

据艾瑞咨询 2 月 10 日发布的《2017 年中国网民针对微信小程序使用与开发状况调查报告》,有 42.1% 的用户添加了 6-10 个小程序,体验后选择继续使用的用户占调查用户的 11.5% ,选择继续开发小程序的应用开发者占 9.2%,有 35.2% 应用开发者感到失望意在放弃。

显然,现在讨论小程序失败与否还为时过早,与其以偏概全给出便宜的观点,不如听听那些“淘金者”的故事,感受一下小程序上线后给他们带来的变化。

上线两个月,微信小程序给那些用身体支持它的人带来了什么?

伪需求的尝试

陈伟健是典型的互联网投机者,94 年生,现居广州,高中开始搞移动互联网,做过网站,卖过域名,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是“3G 时代玩网站出来的”,赚最多的一笔有 2 万多,后来分文不剩,大学上了一年就逃课开始“混社会”。

陈伟健告诉雷锋网,在做小程序之前的上一份工作是帮一家上市公司做在线支付服务商项目,是技术和产品负责人。在小程序还没有公测前,他就开始着手做小程序商店——“hao 程序”,通过公众号导流,模仿 iOS 桌面,把用户收藏的小程序显示在手机屏幕大小的桌面上,长按可对收藏的小程序进行排序,商店内的小程序有“抄”别家的,也有开发者自己提交的。

上线两个月,微信小程序给那些用身体支持它的人带来了什么?

hao 程序商店界面

但在 1 月 9 日小程序上线的当天下午,陈伟健就以 1000 块的价格售卖“hao 程序”的源代码,总计卖出去 6 份,他不知道买家具体是谁,卖出后陈伟健也懒得再更新“hao 程序”商店。

决定卖掉的原因很简单,在小程序开闸首日的洪流中,陈伟健觉得自己已经捞完了第一波流量红利。

在小程序公测前,“ hao 程序”就已经成形,公测二维码发布后,发现不能通过长按识别在线上分享后,陈伟健看到了线上推广的局限性,也感受到了小程序去中心化的意义所在,意识到小程序商店只是个伪需求,便没有进行扩展调整。

“hao 程序”公众号于 2016 年 12 月 30 日完成认证帐号名称与资质审核,截止至 1 月 17 日,公众号涨粉8600+,陈伟健还顺手建了 5 个小程序分享交流群,群人数均在 300+,都是关注小程序或是已经在摸索的开发者。陈伟健对雷锋网说,“我就一个人,站在风口吹吹风,我啥都不干,就蹭蹭流量。”

流量意味着资源。小程序商店暂告一段落后,陈伟健便开始通过自己的小程序猿微信号与小程序分享交流微信群开始招揽客源,转战小程序开发。在他看来现在的小程序还不成熟,如果做定制,只能满足一小部分客户,如果做标准化,大家都能用的模块,可以卖 N 套,暂缓小程序开发者们的需求,他还说:“标准化的小程序时代结束,就是定制化的小程序时代。”年前他接到的较大的一单是本地美容类资讯小程序的开发,通过资讯连接线下服务,并收到了定金,他准备开发完成后将模版重复使用。

年后陈伟健和朋友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搞事科技,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一家搞“创意技术的公司”,不仅提供小程序开发技术服务,还提供创意解决方案。之前美容类资讯小程序的开发也已初见雏形,但问起目前团队的运营状况时,陈伟健表示不便告知。

从小程序商店到小程序“创意”开发,陈伟健所做的只是“小程序产业链”的一部分,还有一部分人也已经从小程序统计分析与线上推广下手,开始尝试运营。

上线两个月,微信小程序给那些用身体支持它的人带来了什么?

在小程序到来前,好推二维码的主要业务是线上 App 二维码推广,CEO 王进华曾在腾讯企业 QQ 与手机QQ 浏览器研发部门做过两年的程序员,王进华告诉雷锋网,2016 年 11 月 15 日,好推二维码上线了 HotApp 小程序统计平台,开发者通过输入小程序页面路径、APP ID、App Secret 可以对小程序的日活与启动次数进行精准统计,基于精准统计,可以对线下推广进行评估,共有500家企业接入,每天查询的频次是10家。查询免费,王进华的计划是通过线上推广平台实现盈利。

上线两个月,微信小程序给那些用身体支持它的人带来了什么?

芝麻任务界面

原文来自:助手科技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