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韬奋基金会理事长聂震宁: 数字

文章分类:广州助手动态 发布时间:2017-03-11 原文作者:助手集团 阅读( )

2017年03月09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全国政协委员、韬奋基金会理事长聂震宁: 数字时代完善版权保护 护航IP产业持续发展

唐唯珂

全国政协委员、韬奋基金会理事长聂震宁: 数字

 
 
 

见习记者 唐唯珂  广州报道

近年来,以IP(Intellectual Property,即知识财产)运作为代表的文化产业在中国爆发。加之宽带网络和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包括游戏、出版、影视、动漫、音乐在内的互联网文化产业,在短短几年里已经达到了千亿规模。诸如《芈月传》、《花千骨》等网络小说改编剧取得空前成功。

IP类电影,以及大量IP改编网游、手游、番外等持续吸金,成为行业又一重要增长点。

不过,最近热播的IP影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却因剧中非法使用昆曲演员单雯的录音,及作者唐七本人的抄袭风波,又一次成为舆论热点。

据测算,2016年中国市场版权交易金额达到160亿元,但实际金额远超这一数字,大量机构、公司通过非法侵权从中获利。

但维权却极其困难,存在投入多、时间长、所得甚少等问题。全国政协委员、韬奋基金会理事长聂震宁在3月6日“两会”上提出议案《关于从严打击网络侵权盗版,保障版权产业健康有序发展的建议》,对我国版权保护现状和完善版权体系的方向提出建议。

火爆IP业身后存危机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3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指出,截止到2016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7.31亿,相当于欧洲人口总量。网络经济毋庸置疑已经成为国民文化和信息消费的新引擎。在巨大市场和新兴行业的大环境下,从源头重视版权保护,才能促进行业长远发展。

聂震宁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IP产业其实就是版权产业,对于注重原创性的版权行业,如果没有完善的著作权法加以保护,对行业发展的打击将是毁灭性的。”

IP行业的现状可用以下几组数据描述,2015年中国市场共发生IP相关收购案例数42起,其中披露收购金额的案例数为39起,并购金额合计209.59亿元。《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白皮书》显示,2015年,网络视频盗版导致的潜在广告展示和版权付费损失超过150亿元。盗版网络文学如果全部按照正版计价,其带来的损失接近100亿元。

“这些数据其实都是保守估计的,非法网站通过盗版影视、文学等作品赚取流量,获得的实际广告收益是难以估算的。” 聂震宁告诉记者:“因为版权投资巨大,并且会花费一定的时间成本,如果不能保护IP购买者的权利,避免出现IP购买者相关产品还未开发,其版权就被盗版者非法消费的情况,今后也就不会有更多的人愿意购买版权了”。

他还提到,“侵犯版权案件与普通的经济案件不同,其对被侵权方的影响将会是长远的。”如发生在2016年的几百万家侵权链接,来自于一家互联网巨头网盘,相关查处工作的推进艰巨长久。

大数据时代的版权保护

在互联网时代,出于数字技术传播的特殊性,版权保护面临着多种考验。我国自1991年6月1日颁布了起草十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以来,共经历了2001年和2010年两次修订。

聂震宁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希望能在2020年完成第三次修订,以适应不断发展的文化产业市场,但随着网络技术的飞速发展,从事前监管到处罚界定,都存在重重挑战。”

在提到具体措施时,他表示,“除了司法层面需要最高法院出具更多司法解释来完善现有法规、行政上常态化著作权法执法检查机制外,建立版权社会信用体系和‘黑名单’、‘白名单’制度也非常重要。”

在完善司法解释方面,《著作权法》中对于无法界定的侵权金额给予50万元以下处罚,但随着文化产业的发展,这一金额远远不能符合现实情况。

根据国际惯例,版权侵犯的保护是根据实际造成的损失乘以倍数计算赔偿金额。同时,版权产业因其特殊属性,界定实际损失的工作也存在很大困难。此外,在建立版权信用体系方面,利用好数字化资源,借助大数据和云计算实现信息的迅速抓取,才能落实“黑名单”的监管作用。

聂震宁提到:“虽然现阶段已经建立一定的监管体系,但是主体大多是各级版权局和相关协会,如文字著作权协会等,无论是其拥有的版权监管装备,还是资金、人力等都十分有限。只有一些类似腾讯的大公司才会设有专门的版权部门去维护自身的著作权。实际的维权之路也大都存在耗时长、成本高、收益少等问题。利用好互联网技术实现监管应该成为趋势。”

原文来自:助手科技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