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开发区“海归经济”独树一帜

文章分类:广州助手动态 发布时间:2017-03-11 原文作者:助手集团 阅读( )

广州国际企业孵化器。

广州国际企业孵化器。

中新广州知识城主城区效果图。

中新广州知识城主城区效果图。

科学广场

科学广场

新华社发

新华社发

  3000多名海归带回诸多高精尖技术 成为广州人才总量最大、创新创业最活跃的区域

  贯彻市委全会精神

  干事创业看广州

  近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势头风生水起,孵化器、创投基金、天使投资等词也越来越多地走进社会大众的视线,共同缔造了新一轮的“创富神话”。这股风潮也吸引着海归竞相回国,成为创业队伍中的重要生力军。

  12月20日~21日,“广州创客创新博览会和广东省留学科技人员创业成果交流现场会”将在广州科学城举办,广州开发区海归创业者的身影频频出现在镜头前。据了解,截至今年10月,该区已集聚3000多名海外留学人员在区内创新创业,聚集广州市创新创业领军人才44名,人才吸引度和创新效益均位居全市前列,成为名副其实的广州“人才重镇”。

  “海归经济”如何在创业时代发光散热?为何该区独具吸引高层次人才的吸引力?他们看中了广州哪方面的创业空间?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走访。

  文/ 广州日报记者何瑞琪

  通讯员叶国

  器官打印 他让“国货”走向高端市场

  器官也能打印?这不是天方夜谭。坐落于广州开发区的迈普再生医学创业团队开创的器官打印技术,被美国著名的《商业2.0》杂志评为“21世纪改变世界的六大技术之一”。

  这项技术的团队带头人之一,是一名“80后”博士——袁玉宇。从华南理工大学本科毕业后,他出国深造,31岁时入选中央第六批“千人计划”创业人才,成为广东最年轻的入选者。他回国创办的迈普,研发了一系列顶尖的生物3D打印技术,让“国货”走向世界高端市场。

  “如果当年留在美国,不一定有如此多的机会。”袁玉宇说,迈普的成功带着“开发区基因”,良好的创业环境、政府雪中送炭的支持,一路走来,感慨良多。

  回国主攻再生医学技术

  2002年,袁玉宇从华南理工大学生物工程专业本科毕业,随时代潮流选择出国深造。不到4年的时间,就获得美国Clemson大学生物工程专业博士学位。工作后,他所在团队的前沿研究引得美国媒体近百次跟踪报道,声名鹊起之时,他却出人意料地选择了回国创业。

  “华人面前总有一层透明的天花板。”袁玉宇直言,“国内90%以上的产品依赖进口,造成病人巨大的经济负担。我当时就想,如果能够带回先进技术实现国产化,将为大众节约大量的医疗费用。”这种想法,与已经在美国生活10年的徐弢师兄不谋而合。当时即将获得得州大学终身教职的徐弢,说服家人一起回国。

  此时,恰逢国家大力吸纳海外精英的大好时局,广州开发区对海归的吸纳能力日益增强。两人不再迟疑,2008年9月在广州开发区创办了迈普再生医学科技有限公司,袁玉宇任董事长,徐弢任首席技术官,主攻以生物3D打印技术为基础的再生医学技术平台。

  开发区雪中送炭免租金

  据统计,80%的科技创新型生物医药企业都熬不过孵化期,其中有很多是因为资金问题。和大多数创业者一样,袁玉宇最开始也苦于没钱,后来拿到了300万元的天使投资,才好不容易撑过了企业萌芽期最艰难的两年。

  “当时几乎所有的钱都被拿来搞研发,生活十分艰苦。”袁玉宇回忆,五六个同事去周边的小饭馆吃饭,每顿饭的花销也不超过100元。

  整整3年,袁玉宇和他的团队没有卖出过一件产品,没有赚过一分钱。幸好,广州开发区向迈普提供了500平方米的办公场地,并免去3年的租金(约54万元),这对于当时资金紧巴巴的迈普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更重要的是,政府提供的各种配套资金政策,加快了迈普的发展步伐。2009年,袁玉宇获评广州市首批“海外高层次人才”,获得400万元的资助。他和徐弢还先后入选广州开发区科技领军人才,获得开发区各类扶持资金1000多万元。

  大额资金的投入,令迈普加速开发的脚步。第一个再生型植入类医疗器械产品“睿膜”,用一张“膏药”一样的膜,贴在大脑脑膜的受损处,就可以令脑细胞自动生长形成新生组织。这张神奇的薄膜,已经成功打入欧洲、美洲高端市场,这也是中国首个成功实现产业化的生物3D打印产品。第二个创新型无张力尿失禁悬吊带产品系列,也已获得欧盟CE、中国CFDA注册证,打破了欧美等跨国企业的垄断。同时,公司开发的多个产品已进入临床的关键阶段。

原文来自:助手科技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