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女人闯荡广州,不但 能扛大包,还要能混酒局

文章分类:广州助手动态 发布时间:2017-03-12 原文作者:助手集团 阅读( )

六年前的2008年,法国人—广州青年商会现任会长欧瑞斌(Benoit Auger,下图)与妻子来到广州创业,他如今是时装品牌Single Life DS的执行董事。在他看来,中国早已提倡男女平等,但现实中女性创业者少,成功创业的更少,原因“不是没有机会,而是女性‘相夫教子’的传统思想影响了人们对女性能力的评估”。

原标题:法国女人闯荡广州,不但 能扛大包,还要能混酒局(2)

日期:[2014-08-20] 版次:[A25] 版名:[HI广州·本期话题] 字体:【大中小】

法国女人闯荡广州,不但 能扛大包,还要能混酒局

法国女人闯荡广州,不但 能扛大包,还要能混酒局

对 话

“在广州六年,我只认识三个在这创业的法国女性”

六年前的2008年,法国人—广州青年商会现任会长欧瑞斌(Benoit Auger,下图)与妻子来到广州创业,他如今是时装品牌Single Life DS的执行董事。在他看来,中国早已提倡男女平等,但现实中女性创业者少,成功创业的更少,原因“不是没有机会,而是女性‘相夫教子’的传统思想影响了人们对女性能力的评估”。

Hi广州:当初为什么选择来广州创业?

欧瑞斌:欧洲国家机会比较少,尤其这几年经济下行,企业要生存都难,想在那边创业更难。中国不一样,正在高速发展中,各行各业都有很多的机遇,广东制造业尤其发达,广州是珠三角的中心,服装、电子、家具等各行各业的研发、制造、物流都集中在周边的东莞、佛山、中山地区,广州去这些地方也就一个多小时,很方便。越来越多人选择来广州创业是很正常的。

Hi广州:作为青年商会的会长,你接触到的女性创业者多吗?

欧瑞斌:我们商会多是一些年轻人,多的时候一百多会员,少也有二三十人。但是接触的女性创业者不多,可以说很少,在商会里创业的绝大部分是男性。我们出去谈生意,遇到的总裁、老板也多是男性。在这里六年多了,我也只是认识三个创业的女性。一个是Nathalie,做服装设计;一个是我们商会上一任的会长,但她已经回法国了;还有一个来中国15年了,人在珠海,做印刷业的。

Hi广州:在法国也是如此吗?

欧瑞斌:不会啊。当然,欧洲女性创业者在数量上肯定比男性少,但是不会像这边会那么稀少。

Hi广州:创业需要什么条件?

欧瑞斌:至少要有明确的目标、想法,你要做什么,能做什么;还要启动资金,一些资源。

Hi广州:有这些条件的女性应该不少。

欧瑞斌:女性在能力上和男性没什么区别,女性还有一个优点,与人交流更有技巧。其实我也觉得惊讶,广东相对开放、包容,怎么也那么少女性创业者。

Hi广州:了解背后的原因吗?

欧瑞斌:我觉得其实她们不是没有创业的机会或机遇,而是中国人有女性要在家相夫教子的传统思想。广东发展那么快,也早就提倡男女平等了,但似乎也做得不够。我觉得中国是一个挺大男人主义的地方,大家会认为女性应该把更多时间精力放在家庭上,也这样希望着。女性可以出来工作,但是创业做老板做总裁的话,大家会想家庭怎么办?孩子怎么办?所以很多人低估了女性的能力。

Hi广州:身边有这样的例子吗?

欧瑞斌:有啊,我妻子就常常被别人低估她的能力。她也是公司的执行董事,负责场地、时装表演策划等。我们一起出去谈生意,对方都会把关注点放在我身上,和我谈。但是这方面是我妻子负责的,所以每次他们问了我,详细的我又要问我妻子。我就觉得奇怪,他们为什么不直接和我妻子谈呢。而我妻子就觉得很沮丧,她的能力被低估了。

女性创业,总逃不了家庭羁绊的话题

经过两年的经营,Nathalie的设计越来越受到欢迎,光在她住的珠江新城某小区,她就看到过好几个人穿她设计的衣服,“真的很开心,感觉自己被认可了,有一种满足感。”

作为设计师,Nathalie还有更大的抱负。谈及时尚,在亚洲,人们会想到韩国、日本以及中国香港、上海,就是没有广州。她有一股倔强,认为“越是没有,越会有”,她就是要在广州设计出一流的时装,让欧洲的同行看到中国的时装力量,她要发展自己的公司,“做强做大。”

相比之下,经历过一次咖啡馆关闭的Celine则相对小心,她希望先做出品牌,再做出数量。对于未来,Celine很有信心,“我才30岁,在结婚生孩子前还有一段时间可以这么拼命奋斗。”

下午6点半,设计室的人纷纷离开去吃饭,Nathalie还在忙碌。没有人喊她,她左手捏着布匹,右手插针,嘴角还含着大头针,时而站着,时而蹲在地上。阿威说,每次时装秀,Nathalie都忙得天昏地暗。直到晚上9时20分,Nathalie才伸伸腰,看到外面一片漆黑,对记者迭说抱歉。用了两分钟时间,Nathalie爽快收拾完凌乱的桌面,又“哒哒哒”地离开设计室,背着来时的两个大包跨上了三轮车。

原文来自:助手科技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