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大学城创业团队搭建“悟空校园”社交平台

文章分类:广州助手动态 发布时间:2017-03-13 原文作者:助手集团 阅读( )

广州大学城创业团队搭建“悟空校园”社交平台

2014年5月,“悟空校园”APP内测上线。7月,用户突破10万,拿到第一笔天使投资150万。9月,线下活动“悟空校园”音乐节启动,用户借势从30万涨到50万。12月,“悟空校园”因此获得2000万元A轮融资。

一年,50万用户,2000万融资。

4月6日,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大四学生陈金城接到广州创客街邀请,他将做客这个“创业大本营”,分享他的“悟空校园”C E O经。从2014年5月正式上线至今,这个校园社交平台已经拥有注册用户50万,活跃用户10多万。

2014年12月,“悟空校园”获得2000万A轮融资。

今年7月才大学毕业的陈金城,一下子站到了创客的风口,成为“飞起来”的那个。他说,大学生创业,抱着混社团的心态是不行的。

学霸

打击:专业被调剂成心理学

2011年,陈金城刚入学,就在新生军训中,给广外辅导员陈三峰留下了深刻印象。

“当时搞了个中秋晚会,他唱了首英文歌。”陈三峰说,陈金城“活跃、永远正能量”。

但彼时的陈金城,正在为专业问题煎熬。应用心理学并不是他第一志愿的专业。“我第一志愿是国际贸易,专业被调剂后我很受打击”,以至于两年后跟合伙人兼死党孔梓豪聊起时,他依然耿耿于怀。

“入学军训时,有一次可以考创新班的机会,是可以调专业的,可是他没考上。分英语AB班,他也没有考上A班”,孔梓豪说,陈金城因此深深感到“被鄙视了”,于是希望大学这四年要过得不一样。

“我从一开始就觉得大学四年会过得很快”,陈金城比同龄人多出一种危机感,入学之初,他就规划了四年目标。

试水:开K T V种下创业瘾

“学霸”很拼。大一,班长;大二,学院团学副主席;一等奖学金;大三时,夹band、做主持、参加歌唱比赛。最后,他通过众筹方式,跟朋友合伙在学校附近开了间K T V。

在陈金城的潮汕老乡、广东中医药大学2011级学生孔梓豪看来,开K T V那段经历是“苦涩”的:“每天都很忙,K T V有11个房间,订房、调配、送酒水,都得自己来”,到了周五晚上就要通宵值班,从下午6点一直忙到第二天上午。

这不是一次成功的创业经历。K T V最后因为消防问题不得不转手,10个人共投资25万元,勉强回本。陈金城回想起来,觉得自己正是在这个时候开始“上了创业的瘾”。

2013年12月,他开始接触“悟空校园”,这是没有纳入他大学四年规划的事情。

在这之前,他的计划是在500强企业中找到一份工作。

创业

启动:O ffice命名很“西游记”

就像阿里巴巴的办公室都以金庸小说命名一样,陈金城给“悟空校园”在广州大学城的每个办公室,都取了个很“西游记”的名字。“高老庄”是技术团队办公室,“花果山”负责资讯运营,行政部门叫“水晶宫”,陈金城自己的办公室是“方寸山”———这是孙悟空拜师学艺的地方。

陈金城早就想做校园社交平台。2013年12月,他在一场宣讲会中遇到了后来的投资 人 、东 胜 灵 石CEO何湘林,“做校园O 2O的社交平台,校园生活所需的,都能在这里实现,岂不更好?”两人一拍即合。项目正式启动,何湘林提供技术支持,陈金城负责运营。

2014年5月,“悟空校园”A PP内测上线,“从此就走上了创业这条不归路”,陈金城笑着说。

推广:曾经遭遇校园封杀

陈金城很快在大学城组建了团队,七八个人,都是广外、广工以及广东药学院的学生,他们担任了各自学校的校园经理,负责整合周边资源。

2015年3月发布的《青年创业调研报告》显示,青年创业遇到的最大困难,企业管理能力弱、融资渠道少和场地租金贵,“悟空校园”都经历了。

“人少、没钱,这是创业初期最艰难的”,陈金城说,“悟空校园”刚上线时没有任何投资,无论做推广还是谈合作,都捉襟见肘。他们不得不利用校园宣讲、社交平台等方式低成本宣传。

两个月后,“悟空校园”用户突破10万,拿到了第一笔天使投资,150万元。

然而,“悟空校园”的推广并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一方面,地面推广很难,“以外卖为例,有美团、饿了吗等砸钱的项目,我们给的优惠不够,商家为什么要跟我们合作?”因触及到一些团队的利益,他们甚至遭到了校园内的封杀。另一方面,校园团队的管理效率参差不齐,“一些学生还是会抱着混社团的心态。”

经过4个月的摸索,陈金城发现“悟空校园”的O 2O的模式并不可行。这时,深圳一家500强外企向他抛出了橄榄枝,年薪超过10万元。

原文来自:助手科技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