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院井喷急需管理标准

文章分类:广州助手动态 发布时间:2017-03-13 原文作者:助手集团 阅读( )

自乌镇互联网医院高调亮相后,国内互联网医院发展猛然提速。数据显示,仅2016年全国就新冒出了31家互联网医院。而就在日前,健客网宣布与广州一家全科社区医院展开合作,探索互联网医院模式。

  自乌镇互联网医院高调亮相后,国内互联网医院发展猛然提速。数据显示,仅2016年全国就新冒出了31家互联网医院。而就在日前,健客网宣布与广州一家全科社区医院展开合作,探索互联网医院模式。

  不过,随着这一新兴行业的飞速发展,与之相关的标准建设问题一直滞后。近日,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心内科及心脏中心主任霍勇教授就公开表示,互联网医疗建立规则标准化非常重要,国家要逐步建立互联网医疗管理标准。

  互联网医院迅速井喷

  过去的2016年对于互联网医院来说,可谓元年。

  2014年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抢闸创建广东省网络医院后,又出现了宁波云医院等首批试水“部队”,此后,随着乌镇互联网医院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走红,国内互联网医院迅速井喷。据不完全统计,国内共有31家集中在2016年开工,仅在广东地区,就有医院合作共建荔湾七乐康互联网医院等4家落地运营。此外,今年1月7日,微医广州互联网医院又正式落户广州国际生物岛。

  健客网此次确定的首个互联网医院项目主体则是广州--白云景泰医院,这家由广州市卫生局1997年批准设立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目前是一家集社区医疗、预防、保健、康复、科研为一体的综合性社区一级医院,同时也是一家医保定点医院。截至目前,该院已有定点医疗患者6000余人,年平均门诊诊疗人数近10万人次。

  据健客网相关负责人透露,双方携手后,不仅将实现app在线挂号,同时还将探索在线问诊和处方外流的互联网医院模式。

  人工智能力助互联网医疗

  如果说2016年是互联网医疗元年,2017年则有望成为医学人工智能元年。

  就在日前,全国政协委员、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已公开建议成立国家医学人工智能工程中心。

  全国政协委员、百度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也建议制定国家层面的总体行动计划,大力推进“智能+经济”发展,从观念引导、制度创新、数据开放和专项支持等方面,为人工智能行业应用构建良好的政策环境。

  百度刚刚整体裁撤医疗事业部,并宣布3月10日起关闭在线医疗咨询服务平台“百度医生”,以聚焦医疗人工智能。

  应该说,李彦宏为此次提案此前已经做过多次“铺垫”。

  李彦宏曾表示:“最初百度这种医疗想做的事情很简单,是一个O 2O的东西,就是我们这有用户,很多人来找去哪儿看病,我们怎么帮他挂到他想挂的号。但是到去年开始,我们发现其实像智能问诊已经变得越来越实用了。如果说我们的智能问诊的系统能够达到一个医生职业的平均水平的话,那就完全可以先通过一个智能的系统,起码是辅助这些医生做一些判断,真的是到大病的时候才到医院,到更具有规模的医院去。”在此情况下,去年10月11日,百度正式发布了其智能医疗的项目- -“百度医疗大脑”。

  “百度此举意在放弃独立医疗A PP项目,进而专注于平台,深度地将互联网医疗业务做下去。”对此,好大夫在线CEO王航如是分析。

  众所周知,医学人工智能对于互联网医疗来说,无异于将大幅缓解“用医难”问题。虽然,最新政策已经明确医生可以多点执业,但据《医学界》最新消息,河北一家三甲医院近日已经要求科室所有医师的医师资格证书及执业证书原件统一上交医务室。外界普遍认为,此举意在限制医师人员流动。

  标准缺失亟待制定

  应该说,一个以资本和技术为开路先锋的潜在市场已经摆在互联网医疗产业面前。

  据互联网数据中心(IDC)最新报告预计,2017年中国互联网医院将发展到上百家,互联网医疗业务模式逐步落地,今后几年还将继续高速增长,该机构预计,到2020年全国互联网医疗总问诊量达2.96亿,占全部就医问诊量近4%。

  不过,也有分析则认为,在腾讯系、百度系、复星系、阿里系纷纷按照各自模式推进互联网医疗的同时,标准的缺失已经变得越来越凸显。

  据业内介绍,目前除卫生部2009年发布的《互联网医疗保健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外,尚无其他法律或行政法规来进一步规范互联网诊疗行为。而新版《互联网医疗保健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仍在修订当中。

原文来自:助手科技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