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聚移动互联时代 成功狙击巨头收购

文章分类:广州助手动态 发布时间:2017-03-14 原文作者:助手集团 阅读( )

  在琶洲互联网集聚区,腾讯大楼旁的地块主人,曾经是腾讯的收购对象,彼此还有过一场硬仗,在其发展过程中,腾讯是绕不开的关键词。它是欢聚时代,今年刚满10岁。也许大家觉得陌生,但说起YY语音、YY音乐,很多人都会发出“哦”的一声。

  这种低调是刻意为之,41岁的CEO李学凌做过八年媒体,创业早期一直有意不声张,才得以在腾讯的夹缝中,悄然生长成一棵枝繁叶茂大树。直到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欢聚时代才如空降般进入人们的视线。

  单是2015年第二季度,欢聚时代的净营收就达到13.572亿元,净利润2.907亿元,后者相当于搜狐的2.5倍。截至2015年7月,旗下的YY语音注册用户突破10亿。这些数据远远不足以说明这家公司,它的抱负,是改变世界的沟通方式。

  2005年春末夏初,李学凌辞职创业,31岁的他当时已经是网易新闻总编辑。带着不到10个网易时期的旧部,李学凌创立了华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就在棠下村对面的骏景花园租民房办公。严肃的媒体人开始做起游戏网站,取名多玩游戏。

  在腾讯的夹缝中低调崛起

  网站做得有声有色,他却发现了另一片天地——游戏语音。当时的角斗台上,是新浪UC、腾讯Qtalk,两大巨擘面前的李学凌却想突围。2007年,腾讯停运了Qtalk语音服务,新浪UC频频卡断掉线严重,其他小公司的产品还有盗号风险。这一年,多玩启动YY语音的开发,2008年7月正式推出,在玩家的口碑传播中迅速占领市场。

  2009年4月,公司成立YY语音客户端事业部,定位为未来发展重点,李学凌亲自挂帅。“我们非常小心,在中国互联网要是很早就碰到腾讯是很痛苦的事情。在非常早期的时候我们在内部就定了一个战略——低调、不叫喊、不吸引巨头的目光。YY基本不参加任何评奖,谁给我评奖我跟谁急,因为要争取到足够的‘发育期’。互联网的竞争,如果没有足够的技术积累,生存下来是很难的。”李学凌说。

  拒绝1.5亿美元天价收购

  在腾讯的缝隙中长成大树,李学凌收到了来自对方的收购书。2010年3月,腾讯出价1.5亿美元现金收购公司,之后双倍返还创始人股票。这意味着,腾讯以1.5亿美元把公司买走,然后把40%的股份还给李学凌。马上就能成为亿万富豪,这是任何人都难以拒绝的诱惑。考虑了近半个月,公司高层开会讨论,投票决定命运。大家要李学凌先表态,“不卖”。然后,一个接着一个的“不卖”,全票通过。

  一年后YY音乐上线了。有表演才艺的草根群体,在电脑前唱歌、讲脱口秀,与电脑另一端的观众互动。观众还可以付费购买虚拟物品,打赏给喜爱的表演者。

  突围腾讯狙击走过成年礼

  2011年4月,收购失败后的一年,退出即时语音市场四年后,腾讯携QQ TALK测试版卷土重来。与此同时,腾讯终止跟YY的一切合作——包括已经签订的合同。这一战终于到来。“腾讯没有造成实质性的冲击,实际上玩家还是在YY。”回首这场硬仗的过程,李学凌云淡风轻地一句带过。“他们已经退出战斗了,彼此分道扬镳。”

  打不死的YY,2012年启用新的公司品牌——欢聚时代,入驻羊城创意园新办公大楼。2012年11月21日,欢聚时代公司成功上市,登陆美国纳斯达克。

 联名支持设电商集聚区

  李学凌低调务实的性格,与广州的城市气质十分匹配。“广州的互联网公司都这样,实实在在做事。”李学凌说,“广州是憋大招的地方,不声不响做出个大家伙。”

  尽管不爱高调吆喝,其实李学凌很有发声的智慧。琶洲互联网创新集聚区的规划发展,背后就有李学凌的一份力量。一年多前,广州互联网产业分布相对零散,唯品会在芳村,微信在海珠,欢聚时代在天河,一堆“大招”在手,却没有握成一个拳头。

  “2014年,我们在广州市委、市政府的规划布局中,提出来广州互联网产业的聚集度需要加强,打造一个集聚区正当其时。当时我们联合了三家本土公司(唯品会、UC、环球市场)一起倡议。”四家行业领军公司一起发声,分量举足轻重。一年之后,梦想成真,欢聚时代成为琶洲西区的“地主”之一。未来欢聚时代的大楼,就在腾讯微信旁边。

  在琶洲西区之前,说起互联网大家都会想到北京、深圳、杭州,广州优势何在?在广州深耕十年,也有分支机构设在其他一线城市,李学凌不提优惠政策,却说空间环境:“广州政府让企业自由发展,看似简单,却是其他地方未必能有的环境。”

  记者手记:

  改变世界的沟通方式

原文来自:助手科技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