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医疗仍然移不动:BAT只有百度撤退吗?

文章分类:广州助手动态 发布时间:2017-03-15 原文作者:助手集团 阅读( )

【健康点】这几天,接连不断有亲朋托付过来找大医院名专家问诊,对我来说,这些需求都是刚性的。求助于各个网上挂号平台,还是继续托付圈内朋友?我的选择是后者。为什么?因为不需要绕太多弯子,可以直接找到医生本人见面诊断,进而安排住院(我承认,这种选择本身也很无奈)。

之前我曾试过某知名互联网医疗平台,注册后花了150元购买15分钟咨询时间,平台帮忙约了上海某知名心外科大夫,匆匆聊了5分钟后即告知可加号去门诊再作检查确认(我以为,医生电话答问基本上是为收费加号而设的一个形式)。但门诊看过之后,该知名大夫并不答应由他来给患者动手术,这让患者家属满满的希望又一下子落空。

举上面的例子,无意指责收费的线上问诊平台,毕竟它提供了应有的中介服务;也无意苛求不接手术的那位知名大夫,毕竟需要他来主刀的手术太多太多。不过,这些现象的存在至少说明以下几点:一,名院名医是医卫事业或医健市场上最核心的竞争力、最稀缺的资源,没有之一;二,看病依然很难,分级诊疗的医疗资源合理匹配工作,未见明显效用;三,线上问诊平台收取电话咨询费的盈利模式,已经走到尽头(特别是在主管部门卡死“医生个人加号”这一路径之后)。

移动医疗仍然移不动:BAT只有百度撤退吗?

百度为什么要裁撤移动医疗?

春节刚过,百度即于2月9日通过内部信的方式宣布裁撤医疗事业部,聚焦人工智能,也就是放弃了以挂号咨询为主业的“百度医生”,留下了“百度医疗大脑”。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之前在内部有过表态,“对没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该撤就撤,该关就关,该并就并。”

此次被撤掉的百度医疗事业部成立于2015年1月,核心业务是移动医疗,核心产品是“百度医生”,对标微医集团(即之前的“挂号网”)、春雨医生等移动医疗创新公司。

对“百度医生”这个产品,百度曾寄予厚望,由总裁张亚勤挂帅分管,口号是“让每个人都可以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医生”。2015年9月,百度在一场人气极旺的移动医疗峰会上公布一组数据:百度医生已开通医院近2000家,入驻医生超过13万人,日均预约量超过20000人次,预计2015年底就可以成为国内最大的号源平台。

成立7个月时即已获巨大流量的百度医生,为何要在两年后关闭?对于原因,人们的猜测不外乎这么几个:一、同类竞争产品过多,百度医生后来处于劣势,流量上不去;二、虽然流量也不低,但变现非常难;三、受贴吧和魏则西事件等影响,百度在医疗圈声誉受了影响。当然猜测仅是猜测,从百度内部传出的真实原因是:百度当初所期待的“挂号第一入口”目标没能达成,所期待的“深度介入诊疗流程”目标也没能实现。耗时两年,支出了大量“获客”的人力与财力,百度却只能游走于医疗的边缘。

医健内参认为,李彦宏果断放弃“百度医生”,是及时止损的明智之举。与其被动陷入不熟悉的诊疗领域兜兜转转,不如在自家擅长的大数据与IT技术里大施拳脚。靠“百度医疗大脑”去开发智能医疗,给医生提供诊疗辅助,虽说路途也很遥远,却比闷在“线上挂号问诊”的泥潭里出不来要强很多。

移动医疗仍然移不动:BAT只有百度撤退吗?

医疗O2O为什么举步维艰?

百度撤了,以挂号咨询、线上问诊为卖点的其他移动医疗企业该不该撤呢?这是一个十分现实的生存问题。从2014年发端、2015年追捧到2016年降温,投资人对移动医疗的热情逐渐变冷,创始人自己也开始反思线上问诊的盈利能否规模化及可持续。

首先,医院和医生,不是餐馆和厨师,也不是淘宝卖家和商品。所以,好大夫在线等互联网医疗平台,也注定不能以大众点评网和美团的模式来盈利,差评对淘宝卖家和餐馆老板十分奏效,而医院和医生对这个就不会太敏感,一是差评不会影响到饭碗;二是诊疗自有其专业的规范流程,患者的主观点评也不一定对,或者根本不具备能力去点评,顶多说说医生的态度是否和善、耐心,或者发帖子陈述下自己的疗效,但这种疗效并不能照搬到另一个患者身上。

其次,诊疗的科学流程决定了在线挂号问诊存在一些不确定的风险。任何疾病的首诊都需要在医院通过很多辅助检查来确定,不能光凭口述症状就挂号。比如说,线上分诊大夫如果不够专业,就很有可能将神经内科的病人给误挂到精神科去了。

原文来自:助手科技集团